设置

关灯

第一卷 损有余 第十一章 你当为将(第1/2页)


道观前。

洛川面前跪着五个单膝跪地低头行礼的骑兵。

“回公子的话,二公子很好,”那被洛川按着肩膀的骑兵缓缓道。

“很好就好,很好就好,”洛川顺势又在那骑兵的臂膀上拍了拍,恰恰好拍在他臂膀上系着的一根三色丝带上,“辛苦你们大老远的来接我这个闲人,害得你们不能和家人团聚,”他转身向自己先前的位置上走去,口中喃喃低语,脸上笑容不变,“下次不要在距离我这么近的地方握剑,否则旁人看见了还以为我们兄弟不合,要是那样可不妙了,我听说你家主子脾气不太好还不得诛你三族?!”

“属下不敢,”那骑兵身形一动,低头弯腰。

洛川没有理他,只是转身亲自将为首的男人扶起来,视线在他肩上的三颗银星和腰间石带上一扫而过,“军候大人来的路上遇到了麻烦?”

为首男人顺着这一扶便也就自己起了身,飞快的扫了一眼洛川身后两女道,“倒也称不上麻烦,只是在北上将出永昌郡的时候遭遇了一伙匪人,为了不耽误正事,曹百将就建议咱们凭借马匹脚力绕行山谷避过去,不料运气太差碰上一小群迁徙的妖物,好一番厮杀纠缠我们几个才逃出谷来,好在没有人员折损,除了曹百将奋勇在前受了些不轻的伤之外,其他人就算挂彩也都没大碍,只是到底耽误了行程,没有在公子抵达这里之前先一步等候,实在算是失职罪过。”

洛川大方的摆摆手道,“这算什么罪过,我本就不是什么要紧的人,又有江伯在身边能有什么事?倒是你们一路向北带伤赶路辛苦了,快都起身吧,”他抬手示意身后的几名骑兵也都起身,“我三岁就出了离郡,却也时常从太守大人的书信里听他说起离郡轻骑锐不可当,没有亲眼见过终究没有体会,今日一见,应当名不虚传。”

五个骑兵又是躬身一礼。

洛川再次摆手道,“你们是军伍中人,不该要这么多礼节,就当我是你们家中晚辈即可,否则后面的路途上相处起来太麻烦。”

“是,公子,”为首男人直起身子一笑,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,如果不是那满脸胡茬倒也能算刚毅面容,他扭头看一眼另一边仍旧在对峙的几人,收敛了笑容小声问道,“公子,那一边?”

洛川微笑以对,“别人家的因果,和咱们无关,”他拍了拍为首男人的臂膀,招呼一声后转身往道观内走去,一边走还一边卷着袖子,“不过还是要给那两位热心相助的望川剑修前辈准备一口热汤,不然人家跟着咱们百多里,风餐露宿的,咱们连点表示都没有就太失礼了,哦对了,你们几个一路赶来估计都没吃上几口安生饭,来来来,咱们一起动手还能快一些,他们那边估计不会太久了。”

绝美女子和英气女子自然是早已习惯了的模样,转身就往道观内走,另一边几个骑兵却有点傻眼。

生在这样一个阶层分明到权贵一句戏言就可决千百人生死的世界,任你再讲风骨,在真正的大人物面前也要俯下身子小心做人。

但就算让在场的几个骑兵放心大胆敞开了想,他们脑海中所谓“礼贤下士”的极限,也不过就是自家太守那样,能够对下属温声以对罢了,像眼前这位标准的权贵子弟这样,反倒是叫人难以理解。

为首男人深深看了一眼洛川的背影,又扭头看了一眼另一边对峙的几人后,将手中的战马缰绳交到左后方的骑兵手中,“有劳曹百将和二狗去安顿马匹,我们三个先去院内造饭。”

先前被洛川按着肩膀的男人默默接过为首男人的战马缰绳,看了身后的骑兵一眼后往院门外不远处的僻静位置走去。

等到两人走远,为首男人身后的两个骑兵才靠过来,其中一个盯着两个牵马人离去的方向小声道,“刚才这位曹百将好像”

为首男人一抬手打断了他继续说下去的意思,“他是聪明人,只是现在看来还不够聪明,不影响到我们的任务就好,否则”他压低了声音凑到两个骑兵近前道,“盯紧了他,不许他和公子有独处机会。”

两个骑兵用力点头。

“走,我们快点去院里,总不能真的让贵人做了这样的事情”为首男人已历风霜的脸上,表情有些复杂。

两个骑兵对视一眼,跟着为首男人快步进了道观。

等到三人进了内院的时候,就看到洛川正抱着一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木柴往火堆边走,全然不顾木柴上的毛刺已经刮花了他价值不菲的绸缎华服,篝火边,是那个只看一眼视线就再难移开的绝美白衣女子,此刻的她正拿着一根细细的棍子

天才1秒记住:babatxt.com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-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