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一卷 损有余 第十二章 公子煮粥(第1/2页)


月夜。

当道观内传来肉香的时候,老车夫和两个道士便从大门外走进来。

洛川起身相迎,在他身后,除了绝美女子仍旧一副并不关心的模样外,其他人也都起身相随。

“多谢两位前辈再次出手相助,”洛川笑着拱手行礼,“只是没想到在这汉水边还能再次巧遇,实在也是晚辈与两位前辈的缘分。”

“缘分倒确是缘分,巧遇却不算巧遇,”两个道士中开口说话的仍旧是看起来面相凶恶的消瘦道士,他微微笑着冲洛川颔首,“自那日分开,我们兄弟二人就思量着你们一行恐怕还不能转危为安,又想着公子那天所言,既不能入京城仗剑行侠,就不如去找相熟的师兄问计,恰好那位师兄此时正在离郡境内的苍颜山,就一路尾随而来想着与公子一行做个同伴,不知道是否可以。”

“这有什么不可以,身边平白多了两位高手同伴,怎么算都是晚辈占了便宜,”洛川笑呵呵的把手一引,“两位前辈这边来尝尝晚辈的手艺,这肉汤不敢说是什么美味,但肯定不难喝,”他笑容里有些得意的神采,“他们都当我这十几年在京城里瞎混,哪里知道我还偷学了这样的手艺?”

两个道士对视一眼诧然而笑,跟着洛川走到篝火边的时候,英气女子已经盛了两碗肉汤端到两人面前。

另一边,五个骑兵却没有返回篝火边,而是冲着一同回来的老车夫行军礼,拳套敲在胸甲上发出“咚”的一声响,“见过将军大人!”

老车夫从他们身边走过随口道,“什么将军大人,年轻的时候也不过当了个裨将,如今老了解甲归田,就更谈不上了,”他坐到篝火边冲着几个骑兵招了招手笑道,“来,随便坐下喝口热汤吧,你们也算有些福气,这天下有几个人喝过一位公子煮的汤?”

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李牧率先笑呵呵的坐回到篝火边,就挨着老车夫坐下,接过英气女子递过来的汤碗,也不顾滚烫就吸溜了一口,立刻就竖起大拇指来,“公子这汤果然是人间美味,不不不,该是天上的美味才对!”

“哈哈哈,没想到咱们的军候大人还是个善于拍马屁的,想来之后这官途应当顺畅,”洛川指着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哈哈大笑,围着篝火的一圈陌生人顿时少了些疏离感。

篝火熊熊,燃尽深秋寒意。

朗月当空,照亮异乡身影。

身边半米没有坐着任何人的绝美女子,这一刻忽然就想起洛川先前在马车上对那小乞丐说过的一句话,他说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,只觉得这句话字字简单,连在一起怎么就能有这么好的意思。

她看着篝火另一边,那个能和望川剑修论道,一扭头又能和军伍粗人喝酒的男人,端起身边那碗留给她的肉汤尝了一口,即便以她对食物的挑剔也觉得确有一番味道。

她以手托腮,抬头望月,身姿曼妙好像月宫仙子。

她想起了一个人,一个以月为名的人。

她有点想念那个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汉江,是中州三大江河之一。

它不如最北端的怒江奔腾汹涌又蜿蜒曲折,也不如居中的渭水横贯四州福泽深厚,却胜在水量巨大支流众多。

数不清的支流如根须般扎入中州南部地脉,孕育出了天下最肥沃的土地。

可当你第一次真正面对它的时候,你根本不会想到这些事情。

你只会不由自主的震惊于它的广阔而感慨其气势磅礴,那种波澜不惊的表象之下,无量江水万古东流,暗涌如幕,无可抵挡。

其深不可见底,仿佛面对深海,让人顿生渺小之感。

一艘巨大有帆的渡船自一座颇有规模的渡口驶出,船舱短小,甲板却宽敞富裕,其上一前一后停了两辆大小规格都不一样的平凡马车,马车四周却塞着五匹精悍战马,战马时不时打个响鼻都能惊得拉车的凡马不安的踢踏蹄子。

甲板前方的围栏前立着一对男女,正是洛川以及总和他形影不离的红甲英气女子。

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的地方,骑兵军候李牧正与另一名骑兵下属静立守护,那是个既不至于听到两人低语又可以在突发危机时须臾而至的距离,十分妥当。

更远些的地方,才是席地而坐的老车夫和两个望川剑修,三人似乎正在论道般说着些常人听不明白的道理,时不时的伸手比划

天才1秒记住:babatxt.com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-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