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一章 画屏东(第1/4页)

宁帝国昭化二十三年三月初三。

江南行省。

广陵城。

……

春光明媚,正是踏春的大好时节,画屏湖的湖岸游人如织。

都是些俊男俏女,那些俊男多为仕子打扮,身着质地极好的长衫,头发打理的油光水亮,手里还握着一把折扇,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,一个个神采飞扬,摇头晃脑的评论着近日在广陵城传扬的某首诗词歌赋,慷慨激昂间颇有一丝指点江山的味道。

可那小眼神却出卖了他们。

他们的小眼神总是在不经意间偷偷的瞄一眼某个俏丽的姑娘。

李辰安咧嘴笑了起来,“春天来了,又到了禽兽们躁动的季节。”

他不再理会那些文人学子们,抬步沿着画屏湖而行,穿梭在俊男俏女之间,不知不觉来到了画屏湖的东畔。

这里人少。

清净。

还有一座名为烟雨的凉亭。

亭中无人,正好歇脚休息一下。

坐在了烟雨亭中,李辰安又看向了画屏湖,这时候才轻声的叹息了一声:

“看来,我真的回不去了!”

“只是这原主的身世……!”

原主也叫李辰安,广陵城竹下书院院正李文翰的长子。

这李家在广陵城算不上大富大贵,却也是极为有名的书香门第。

书香门第当然有着更多的规矩,比如家族的子弟首先追求的是学问。

可偏偏原主对此毫无天份。

他三岁启蒙至九岁尚不能背下三字经。

后学武,跟随广陵拳师郑浩阳习武三年依旧不得其门!

文不成武不就遂放弃,再经商……这已经是他父亲低得不能再低的底线了!

在广陵城的二井沟巷子购买了一铺子开了一家食铺,维持了三年便倒闭,还欠了一屁股的债!

其父李文翰气得是七窍生烟,用毕生的积蓄给他还了债,受不了小妾在他耳畔吹的那些风,在半月前将原主赶出了家门!

紧接着发生了一件狗血的事。

广陵富商沈家前来退婚,那是一桩娃娃亲,或许沈家赌的是李辰安能够高中状元——

广陵李家在宁国的名声极为响亮,因为一门七进士,父子三探花这样的传奇故事就发生在李家,只不过并不是李文翰这一脉,而是李家的长房和二房。

当然,他们而今都不住在广陵城,而是在京都玉京城。

在沈家看来,就算是排队,接下来这气运也该轮到李家的三房,却没料到这三房的长子是这样一个无能之辈,当真是瞎了眼,差点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
沈家现在退婚李家当然不会那么轻易同意,于是这事在广陵城闹的沸沸扬扬,李家出了个傻子的消息自然也流传开来,一时之间李辰安这个原本默默无名的名字倒是弄了个家喻户晓。

李文翰颜面扫地,将原主唤回好一通训斥。

十日前,原主郁郁而终,李辰安来到了这里。

没有人知道曾经的那个李辰安死了,当然更没有人知道而今活着的这个李辰安已经换了一个人。

李辰安对那些昔日恩怨并没有放在心上,因为他终究是个外来者,曾经发生的那些事,曾经经历过的那些人和他并没有太多的关系。

“也好,这里虽然落后,却比起前世清净一些。”

“嗯,也清闲一些。”

如此想着,这十余日来一直郁结的心情豁然开朗,于是,这及笄的画屏湖在他的眼里便多了几分灵动的色彩。



天才1秒记住:babatxt.com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->>>